致自主品牌:獨行狼死,群聚狼生。

2019-05-13 15:05:54 汽車周刊 2019年4期

传奇霸业消费活动攻略 www.bicok.icu

何欣

猶如《權游》中維斯特洛大陸上七大國家、九大家族之間蕩氣回腸、精彩絕倫的權謀故事一般,中國車市也呈現出群雄割據的狀態,不同的力量之間互相牽制與影響,

誰最終會登上鐵王座?是這部電視劇自2011年4月17日首播以來最大的懸念,而如今,隨著最終季的播出,這一懸念也將浮出水面。但中國汽車市場車市的“鐵王座之爭”還遠未結束。

北境上的史塔克

“凜冬將至”是《權游》中史塔克家族的族語,由于家徽是冰原狼,史塔克家族也被稱為“狼家”?!度ㄓ巍返諞患褪怯衫羌業氖詠欽箍?,因此很多觀眾先入為主地認為史塔克家族是這部電影的主角,不過,《權游》是一部非常規電視劇,所謂的主角可能活不過這一季。

對于史塔克家族的領地——北境,寒冷、神秘、遼闊、遙遠,是人們對這片古老土地的所有認知。在《權游》的世界里,這片平原上會隱藏著深不可測的黑暗沼澤、森林里會行走著在南方早已絕跡的異鬼、空氣里吹拂著鋒利如刀的凜冽寒風的土地。

所以在這里,生存才是最重要的事,這就為史塔克家族不擅權謀埋下了種子。史塔克的確擁有著例如單純、正直這類人性中非常美好的品質,但是在《權游》世界里,這卻是最致命的要害。

第一季的史塔克家族完全演繹了政治游戲的反面教材,這個維斯特洛大陸勢力最大的家族卻是“五王之戰”中最大的輸家,家破人亡,分崩離析,活著的小狼們受盡侮辱、疲于奔命,史塔克家族從維斯特洛大陸的中心家族變成了邊緣家族。

從《權游》觀車市

如果我們用《權游》的視角看中國車市,將車市比作是維斯特洛大陸,不同的車系派別便是這片大陸上不同的國家和家族。

那么史塔克家族最有資格代表自主品牌。比如說狼家雖是維斯特洛大陸上面積最廣權重最高的家族,而自主品牌自然應是中國汽車市場中的主角。但這個群體自起步便一路艱難,有著在合資品牌一統天下的格局中艱難創業,在夾縫中求生存、謀發展的血淚史。

由于中國近代歷史的曲折,1953年7月中國一汽的奠基儀式才被認為是新中國汽車工業的起點。相比于已成規模的德系、日系、法系、英系、美系品牌,中國汽車工業還處在“0”的狀態。

權謀=研發

權謀能力的重要性在《權游》中不言而喻,而在車市里,一個車企的技術實力就相當于權謀能力,一家強大的汽車企業一定要有強大的自主研發能力。

正如史塔克家族前期的不擅權謀,自主車企發展初期的正向研發能力也無從談起。很長時間內自主品牌都是負面的代名詞,本質上是由技術實力薄弱,產品品質低下,價格低廉導致。沒有技術實力就意味著被動挨打,眼看著合資品牌在中國攻城掠池,自主車企若想拼得一城一池,就必須具備一定的自主研發能力。

最終擅用權謀生存技巧的狼家人是強大的,大女兒珊莎·史塔克化身腹黑女王成為了鐵王座有力的競爭者,私生子雪諾被擁護為北境之王,小女兒艾麗婭修得無面者的真諦,布蘭修煉為綠先知,再次回到臨冬城的小狼們都已經蛻變升級,成為強大的冰原狼。

同樣,擁有技術研發能力的自主車企們也不可小覷。過去幾十年,“自主研發”始終是自主品牌最重視的課題和努力方向,并投入了大量資金引進高端人才。如今,自主車企已經累積了豐厚的經驗,無論在技術上還是車輛的整體性能上,都實現了質的飛躍,自主車型的總銷量也從年銷十萬量增長到如今的千萬量級別,幾乎占據中國乘用車總銷量的半壁江山。尤其,近幾年憑借對 SUV風口的精準把握,開始強勢崛起,爆款接連上市——哈弗H6、吉利博越、傳祺GS4、榮威RX5、長安CS35,都在中國車市中劃下了濃墨重彩一筆,而這樣的傳奇還在繼續上演。

目前,吉利、長安、長城為百萬輛級車企行列中爭得3個自主品牌席位,而這個數字還將繼續加大,因為緊隨其后的廣汽、上汽同樣勢不可擋。

凜冬將至

正在播放的《權游》第八季開篇即是一場大戰,這一次北境最大的敵人已經不是南方的君臨,而是夜王。這場戰爭也不同于前七季為了權力而戰,這是一場關乎人類的生死之戰,關乎人類能否保有他們的歷史,“凜冬將至”不再是一句恐嚇,而是需要面對的現實。

自主品牌也在接受一場關乎存亡的挑戰。從行業層面看,汽車工業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變革,以電動化、智能化、電商化、共享化為主的新概念正重構這個龐大的產業;另一方面,從中國市場來看,中國車市結束了長達28年的高速增長,進入存量競爭階段,輔以消費升級的影響,即將迎來史上中國汽車歷史上最殘酷的一次洗牌。

不久前舉辦的上海車展是一次繁榮與落幕交替的車展,而隱患的種子也在悄然發芽。縱使變革和轉型仍然是自主品牌的共同話題,但命運卻不盡相同。

一邊是以吉利為代表的第一梯隊,開發新玩法宣布通過幾何汽車來定義電動化,一邊是納智捷等末流車企的缺席上海車展,而中間梯隊的奇瑞、廣汽傳祺仍在掙扎摸索,在下一次希冀中爆發。

曾經自主車企高舉的“向上”大旗,也僅有吉利和長城成功講述了故事,但冠以成功者之名還為時尚早,領克、WEY與消費者的蜜月期并不長,花樣繁多的營銷背后,難以掩蓋市場末端的銷售疲態。

據統計數據顯示,自主車企的數量將近50家,而最終存活的也許只有2-3家,自主品牌們要如何應戰這個有史以來最寒冷的冬季?

事實上,史塔克家族族語不止是”凜冬將至“,奈德曾經對他的小狼崽們說:“當大雪將下,冷風吹起,獨行狼死,群聚狼生?!幣虼送暾嫻淖逵鍤?“凜冬將至,獨狼死,群狼活?!筆匪思易宓南缺裁竊繅呀嫻拿鼐鞲嬤撕筧?。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