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鄉人

2019-05-21 03:42:00 北京文學·中篇小說月報2019年5期

传奇霸业消费活动攻略 www.bicok.icu

清明上墳,見到了多年沒見到的小學同學,他也回來上墳。同學一直在城里打工,以前是天南海北地跑,還去過國外,現在年紀大了,在縣城落了下來。這幾年清明他是年年回來上墳,我們竟然沒有見過面,這是因為清明上墳按鄉俗是可以提前的,結果不是他提前就是我落后了。

他叫我一起去給外鄉人上墳。外鄉人是下放到我們村上來的,結果死在了我們村上。沒人清楚他家里有什么人,反正到現在沒見他家人來過。外鄉人的墳這些年一直是老隊長(在村上當過十多年的生產隊長,人們一直叫他老隊長,反而記不起他的名字了)給上的。那時候老隊長是隊長,老隊長曾經說死在我手上了,我罪孽大哩。老隊長年紀大了,去年住進縣城兒子家托老。清明到了,老隊長家墳地里去年添了老伴兒的新墳,新墳三年不上,可老隊長跟同學打過招呼,清明他回老家給外鄉人上墳,讓同學帶上他。老同學回家上墳,去叫老隊長,老隊長卻生病住院了,安頓他一定代他給外鄉人上個墳。

上過墳我們坐在山梁上,本來都要當日返回城里,可如今都已過知天命之年,見面自是相互惜欠,最后決定干脆在村子上住一晚上。結果我們一晚上沒睡,說了一晚上的話,全是老早以前的事,而我們幾乎是把來過我們村的外鄉人全回憶了一遍。

我們那個村子是一個偏僻的小山村,或許正是因為太偏僻了,才不時安排外鄉人來。我還很小的時候就有外鄉人來,一直到我十六歲長大了,外鄉人一茬一茬地來,算算竟然有十來茬。不過每次不多,就一個兩個。他們不是住隊干部,有下放的,有來學習的,有來改造的。來了一住就是幾年,最長的住過八年,最短的也住過了兩年。他們都是有故事的人,我曾經寫過好幾篇他們的故事,《北京文學·中篇小說月報》曾選發過《高夏蔡田》《老解》等等?!賭源錟歉鏨簟沸吹氖侵?。知青是來我們村上的第八茬外鄉人,一下來了好幾個,后來分散到各個生產隊,知青到哪兒哪兒就有故事。

來到我們村上對這些外鄉人來講或許是不幸的,畢竟他們中有許多人都是惜時如金的學者專家,浪費了太多的寶貴時光。但于我們來講,是極其受益的,我曾經說過,我們的中小學是豪奢的,因為我們的老師不乏教授學者,更為重要的是他們為我們的人生開啟了一扇窗戶。

季棟梁,男。出版有長篇小說《奔命》《胭脂巷》《上莊記》

《野麥垛的春好》《錦繡記》等,

短篇小說集《先人種樹》《黑夜長于白天》《我與世界的距離》《吼夜》,

散文集《和木頭說話》《從會漏的路上回來》《蒼山遠日暮》等。

作品多次入選中國小說學會排行榜、中國當代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、

小說選刊排行榜等排行榜及中學課本,

并被譯介到國外和改編成電影、電視劇。

先后榮獲《小說選刊》《中國作家》《北京文學》

《北京文學·中篇小說月報》(連續三屆)、首屆“朔方文學獎”等獎項。

長篇小說《上莊記》榮獲“五個一工程”獎、2014年中國好書等獎項,

《錦繡記》入選中國好書、京版十大好書等,三次榮獲寧夏文藝一等獎,

并榮獲寧夏“德藝雙馨”文藝工作者稱號。

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寧夏作家協會副主席。

北京文學·中篇小說月報 2019年5期

北京文學·中篇小說月報的其它文章
去過康巴諾爾嗎
消失的及正在消失的
由小說鏈接的生活
手臂上的藍玫瑰
在無愛的荒蠻之地用力去愛
腦袋里那個聲音
?